• <nav id="60g0w"><strong id="60g0w"></strong></nav>
  • <menu id="60g0w"></menu><nav id="60g0w"></nav>
     
    首頁 公司簡介直屬企業公司新聞礦產品 治金設備 在線咨詢聯系我們OA system
     企業動態
     行業動態
     企業視頻
     行業知識
     
    服務熱線
    +86-771-5557099
            5557299
            5557399
            5557599
    服務郵箱
    sctcn@126.com
    首 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中鋼南非鉻礦項目面臨停產 大舉擴張后代價不菲
    日期:2011/7/4 11:45:14   廣西新思迪投資貿易有限公司

      并非偶然。在國內和海外兩個市場中,在貿易和礦業兩大業務上,中鋼遭遇的困境,均源于一個根源:過度追求規模和速度,而忽略了風險控制,甚至,超出了自身資源與能力的界限

      告別的陣痛

      2011年5月16日,原中鋼集團總裁黃天文的去職,不僅標志著中鋼與一個時代的告別,也意味著一種央企發展模式的遠去。

      2003底年至2011年5月,在黃天文主導下的中鋼,經歷了大刀闊斧的重組與改革,確立了“四化”發展戰略,即專業化、國際化、實業化、信息化。而其中的核心戰略便是,在國內為鋼鐵生產公司提供從采購到分銷的供應鏈全程服務,在海外進行礦業項目投資。在國內和海外兩個市場分頭出擊,中鋼的目標是,實現國內、海外銷售收入各占一半。

      而最終,僅就規模而言,“中鋼模式”無疑創造了一個央企成長的神話。這家2003年總資產不到100億元的鋼鐵貿易央企,2010年的總資產已膨脹至超過1800億元。

      但對規模和速度的過度追求,必然會導致風險系數的增大。在國內,中鋼對供應鏈的大包大攬,最終導致被合作伙伴占款百億。而在海外,其收購的一系列礦產資源項目,也始終與多種風險相伴而生,至今未能解除。

      一位國資委官員曾經表示,國資委已意識到中鋼目前經營模式的風險,并提醒同類央企五礦和中鐵物資引以為戒。

      但對于中鋼集團目前的管理層來說,他們必須面對的不僅僅是一個“教訓”,更是一個個現實的“難題”。在告別過去之前,中鋼也許仍需經歷多次陣痛。

      屋漏偏逢連夜雨。

      “后黃天文時代”的中國中鋼集團(下稱“中鋼”),正在為此前的大舉擴張支付代價?傎Y產從不到100億元快速膨脹至超過1800億元,這家鋼鐵貿易央企快速“做大”的兩大支柱是,在國內為鋼鐵生產公司提供從采購到分銷的供應鏈全程服務,在海外進行礦產項目投資。但在此過程中,中鋼均埋下了諸多風險隱患。

      在國內,中鋼對供應鏈的大包大攬,最終結出了一個惡果——被合作伙伴占款百億(詳見本報5月28日報道《中鋼百億占款調查》)。而在海外,其收購的一系列礦產資源項目,也在原中鋼集團總裁黃天文去職之后,陷入了困頓。

      這并非偶然。在國內和海外兩個市場中,在貿易和礦業兩大業務上,中鋼遭遇的困境,均源于一個根源,過度追求規模和速度,而忽略了風險控制,甚至,超出了自身資源與能力的界限。

      透過南非鉻業項目ASA的浮沉,中鋼的海外風險或可窺見一斑。時至今日,ASA仍被視為中鋼“質量最好、最有價值”的海外礦業資產。

      20年的經營

      南非,曾是中鋼進軍海外礦業的榮耀之地。

      中鋼南非辦公基地中鋼大廈位于約翰內斯堡(Johannesburg)北部,這棟17層高、披著藍色外墻玻璃的大樓,在周圍低矮而分散的建筑中如同鶴立雞群。

      與力拓(Rio Tinto)、必和必拓(BHP)等跨國礦業巨頭僅在商業區租兩三層辦公樓的“節儉行為”相比,中鋼在2009年豪擲5億蘭特買下這棟樓,更多是出于樹立企業名氣及投資南非房地產的目的。因為,中鋼集團當時派駐非洲的中方員工不到20人,大部分員工居住在離礦山和鉻鐵廠不遠的林波波。↙impopo Province)省會波羅瓜尼市(Polokwane)。

      約翰內斯堡原是一個探礦站,后來隨金礦的發現和開采迅速發展為城市,并成為世界最大金礦區和南非經濟中樞區的中心;附近綿延240公里地帶內有60多處金礦,周圍還有眾多工礦業城市,合占南非工業總產值一半左右。由于上述背景,來自世界各地的眾多礦業公司,均在約翰內斯堡設有分支機構。

      自1991年在南非考察鉻礦項目開始,中鋼在南非的鉻礦基地已發展成年產能約130萬噸、僅次于英國斯特拉塔公司(Xstrata)的全球第二大鉻鐵生產商。目前,中鋼在南非的主要項目包括,中鋼南非鉻業有限公司(下稱“ASA”)和中鋼-薩曼可鉻業有限公司(Tubatse Chrome Minerals Pty Ltd,下稱“Tubatse”)。

      在南非艱苦打拼了20年之后,中鋼已堪稱在南非投資的中國資源類企業中的佼佼者。

      不過,2011年4月,中鋼南非鉻鐵基地最主要的負責人——中鋼非洲代表處總代表、中鋼南非鉻業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兼首席執行官、中鋼南非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張素偉卻突然主動離職,離開他呆了11年的約翰內斯堡,以及他親自買下的中鋼大廈。中鋼在南非的困境,開始為外界察覺。

      一位知情人士近日對本報記者透露,因至今無法周全解決BEE股東利益分配、包銷權等難題,中鋼在南非的鉻業資產,正面臨巨大的風險。

      事實上,中國企業“走出去”至今,依然停留在計算銷售收入的初級階段,距離真正的國際化經營水平還比較遠,海外業務潛藏的風險通常比較大。其中,海外資源、能源類項目的運作難度及風險最為突出。

      無數經驗證實,在強手云集的海外資源市場打拼,堪比戰場,必須時刻處于備戰狀態,也如同下一盤棋,一著不慎滿盤皆輸,每一步棋子都可能成為日后或大或小的隱患。

      中鋼海外項目負責人蔣宏曾如此總結中鋼在南非開拓業務的四點經驗:了解南非法律尤其是BEE法案;從項目投資開始起步,等時機成熟了,便開始投資股權;利用當地的人力資源;履行社會責任。

      但中鋼目前在南非遭遇的發展困境,卻是其中的反面案例,也可為后來者提供投資南非的借鑒。

      BEE股改隱患

      1995年,在4年的摸索之后,中鋼在南非終有斬獲。

      當年12月,中鋼與南非林波波省發展公司(現名Limpopo Development Agency,下稱“LimDev”)簽署合資協議,并于1996年11月在南非注冊成立合資公司——中鋼南非鉻業有限公司(ASA)。根據協議,中鋼以現金形式投入1910萬美元,占合資公司60%股份;南非合資方以迪勞孔(Dilokong)鉻礦山入股,占合資公司40%股份。

      ASA是中鋼在南非最主要的礦產項目,也是當時中國企業在南非最大的資源類投資項目,項目包括一座年產40萬噸的鉻礦山和年產12萬噸鉻鐵的冶煉廠。

      ASA成立之后,困擾中鋼的最大的問題是,按照南非政府的BEE法案(提高黑人經濟權利法案)重新進行股改。

      南非政府于2004年正式執行BEE法案,該法案試圖通過采取行政和經濟手段,將南非的白人經濟逐漸轉移到占人口絕大多數的黑人手中,以此來平衡兩極分化,并為黑人平民創造更多就業機會。

      BEE法案對中鋼在ASA的控股權產生了實質威脅——BEE法案規定,在南非境內的所有公司必須將其股份按25%股份加一票否決權的最低比例出售給BEE股東,即黑人股東。

      這就意味著,ASA的股東中鋼與LimDev,必須將從各自60%、40%的持股比例中,同比出讓25%股權給BEE股東。而一旦做出轉讓,中鋼在ASA的股比將縮減至44%,失去對ASA的控股權。

      隨即,中鋼北京總部向中鋼非洲代表處總代表張素偉傳達了對BEE股改的原則性意見:ASA的60%股權,不能有任何變動。中鋼不放棄ASA控股權的態度,符合國內企業海外礦產并購的主流做法。大多數中國企業認為,礦業是一項高風險的投資,沒有控股權很難保障利益。

      而更直接的原因是,中鋼不愿意錯過鉻鐵擴產良機,并期望在全球鉻礦格局中提高自身地位。事實上,從2007年開始,全球不銹鋼產業便開始迅猛發展,產能擴張如火如荼,冶煉不銹鋼所需上游原料鎳礦、鉻鐵、鉻礦等,價格一路飆升。

      既要符合BEE法案,又要按照中鋼總部的要求保證控股權,這可能是張素偉接手中鋼南非業務后遇到的最大難題,而他當時看起來也已經“解決”了這一難題。

      到張素偉2011年4月離職前,中鋼名義上依然持有ASA 60%股權。中鋼方面至今不愿意透露其具體的做法,僅表示“2006年12月,張素偉通過創造性的成功談判,得以保持中鋼在ASA的60%股份不變,保證了企業能夠在南非法律更改的情況下平穩過渡,為實現企業的可持續發展提供了強有力的保障”。

      2010年,面對媒體問詢ASA項目BEE股改的具體措施,張素偉亦以“得到反對BEE法案的南非政壇人物支持”為由含糊帶過。

      不過,據前述知情人士透露,中鋼當時為此支付了不菲的代價。

      據介紹,當時,正值ASA擴產計劃實施之際,擴產計劃包括兩個封閉式電爐、一個球團廠、一座新礦山,計劃總投資額達33億蘭特(約4.4億美元),由中鋼與LimDev按持股比例分擔。

      但當時林波波省財政狀況不佳,LimDev面臨被私有化的危機。正是利用林波波省的財務危機,中鋼與LimDev達成了一項新股東協議。

      根據新股東協議,中鋼負責ASA當時擴產項目所需全部投資,LimDev不用為擴產計劃投資,但須從自己40%的股份中拿出30%,以應對BEE股改,其中25%給BEE股東,剩下的5%給當地社區(Maroga)。

      除了多付原本由LimDev承擔的那部分擴產投資資金,中鋼還在新股東協議中承諾,其將“協助”BEE股東融資,因為礦業股本所需資金巨大,BEE股東難以自掏腰包購買LimDev 出讓的30%股權;而在獲得中鋼的協助后,BEE股東將以ASA擴產后的資產價格,從LimDev手中購買30%股權。

      如此一來,雖然LimDev對ASA的持股比例由40%稀釋到10%,但此舉對它來說卻是一舉三得,一是,其能按ASA擴產后的資產評估價格出售30%股權;二是,由中鋼承擔了

      LimDev應出的擴產資金;三是,LimDev不花一分錢增加了資產總額。

      但在上述知情人士看來,中鋼的這種做法,等于用巨額資金保住了ASA的控股權,是一種“打腫臉充胖子”的做法。

      一位中鋼內部高管告訴本報記者,當時中鋼不顧付出資金代價保住ASA 60%股權,主要是因為中鋼急于獲得海外資源,并急著將ASA產能擴大,今后還想在ASA基礎上向非洲其它地區及礦種擴張,一旦失去ASA的控股權,中鋼在非洲的擴張計劃將大打折扣,海外資產總額也將大大縮水。

      這位高管解釋說,中鋼當時認為,控股權能夠保證中鋼在ASA今后利益分配中的主導權,而ASA的30%股權的出讓金,可以通過中介評估等方式壓低價格。

      2010年,主要由中鋼出資的ASA擴產計劃基本完成。擴產后,ASA的鉻礦儲量為5000萬噸,年產鉻礦60萬噸,產鉻鐵近40萬噸,2010年產值達40億蘭特(約合人民幣38.4億元)。

      2010年底,張素偉對媒體透露,中鋼在ASA項目中共投入3.5億美元,少于此前計劃的4.4億美元。而據本報記者獲悉,中鋼用于ASA擴產的資金中,有2.75億美元是從中國進出口銀行的貸款,借款方為ASA,擔保人為中鋼集團。而在我國非上市國有企業中,母公司通過為子公司提供擔保被業內詬病為“利用政府優勢套取銀行資金”。

      除了銀行貸款,其余的資金原計劃來自中鋼集團自有資金,但由于集團自有資金至今沒有到位,所以,除了已建成的一座球團廠和兩座電爐,ASA擴產計劃中的新礦山一直未能建設。

      合作伙伴翻臉

      對與中鋼簽訂的新股東協議,LimDev的所有者林波波省當局表示滿意,并于2006年開始尋找五家BEE公司擔任ASA的BEE股東。

      盡管這宗股份轉賣交易短期看來沒有多少溢價,但根據中鋼“未來三年為ASA注資30億蘭特,將使該公司所有的Dilokong鉻礦增值800倍”的計劃,交易仍吸引了眾多競購者。

      一共有43家BEE企業或財團參與了受讓ASA 30%股權計劃,其中不乏南非政要。參加競購的BEE股東,甚至對南非當地媒體形容這筆交易“腐敗透頂”,因為這宗以黑人經濟振興為目的的交易,本該使礦區民眾受益,但因政治勢力的參與及爭斗,礦區民眾的利益被完全晾在了一邊。

      而在這場爭斗中,中鋼亦遭“誤傷”。盡管有新股東協議“護航”,中鋼對ASA的控股權依然遭遇質疑。比如,非國大青年聯盟主席朱利葉斯·馬萊馬因一度參與ASA股權,但遭曝光后而被迫退出,隨后,其發表了一系列礦產資源國有化的言論,要求中鋼放棄對ASA的控股權。

      當然,2010年2月,LimDev最終選定了五家BEE企業,其中包括南非2010年世界杯組委會主席歐文·科扎(Irvin Khoza)所有的Tunache投資公司,以及副總統莫特朗特之子任總裁的一家財團。

      BEE股東確定后,LimDev與中鋼商討“協助”五家BEE股東融資,LimDev方面稱之為“資金轉賬”。也正是在此之后,雙方就融資以及對ASA30%股權的估值問題,中鋼與LimDev開始發生重大分歧。

      LimDev方面認為,既然已經找好BEE股東,中鋼就應該按照新股東協議,“協助”這些BEE股東融資。但中鋼表示,其僅可以“協助”BEE股東向中資銀行及外資銀行貸款,而不能由中鋼自己貸款給BEE股東。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直至今日,中鋼依然堅決反對LimDev提出的融資要求,“即便中鋼同意,但由于其整體盈利能力下降、負債高企,也無力幫助BEE股東融資”。

      在雙方矛盾激化、長期僵持不下的情況下,全程主導ASA股改的張素偉,最終也于2011年4月選擇了離職。張素偉離職后,ASA副總經理劉偉接替張素偉總經理一職。而在此之前,中鋼南非事業部已換過三任總經理,其中兩位是被競爭對手挖走。

      作為中鋼一手培養起來的一線海外高管,張素偉的辭職是中鋼的另一大損失。海外人才缺乏及人才流失嚴重,一直是中國國有企業“走出去”的掣肘,有時候甚至直接導致海外項目停滯或虧損。

      2011年4月14日,中鋼新任總裁賈寶軍(時任中鋼股份總經理,5月16日黃天文去職后接任總裁)在北京會見了南非林波波省長Cassel Mathale,雙方就ASA的BEE股東融資方案再次進行了談判,中鋼希望林波波省長能夠幫助解決BEE股改問題,保留中鋼的控股權,但林波波省長并未給出明確答復。

      中鋼南非困局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這意味著,如果LimDev撕毀新股東協議,中鋼將面臨失去ASA控股權的困境。然而,以目前中鋼的資產狀況和融資能力,要拿出7億-8億蘭特,以保持ASA的控股權,可能還需要中鋼之外的力量的幫助。

      而如果中鋼不履行BEE法案,后果也許更為嚴重。一方面,中鋼將承擔相關法律責任并受到南非政府的制裁,另一方面,中鋼在海外尤其是非洲的聲譽將嚴重受損。

      中鋼將如何解決ASA的BEE股改難題,目前尚不得而知。這在南非外資投資史上也屬先例。業內人士表示,ASA可能成為外資礦業企業在南非進行BEE股改的經典教材。

      計劃停產的ASA

      控制權可能失去,而更糟糕的是,好不容易進入盈利狀態的ASA項目,目前又出現虧損。

      張素偉2010年年底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中鋼非洲業務平均年利潤8億蘭特(約合8億元人民幣),市場行情好的時候能達到10多億元。但2011年5月,ASA卻單月虧損約3000萬元。

      導致ASA虧損的直接原因是,當初ASA擴建時的集團自有資金不到位,礦山產能沒有跟上冶煉產能。由于礦山產能與冶煉產能沒有同步擴大,目前,ASA鉻鐵所需部分鉻礦不得不外購,原料成本比原來高出一大截。而由于ASA無法獲得足夠的資金支持,原有礦山擴產計劃受阻,中鋼已初步計劃在今年七八月份關閉ASA所有電爐。

      南非當地的外部環境,也對ASA的運營不利。南非鉻鐵業的瓶頸一直不在于資源,而在于支持電爐正常運行的電力,但2011年,南非的電力供應環境卻在繼續惡化。事實上,2010年以來,壟斷著南非95%以上的發電能力和供電系統Eskom公司已將電價上調了約25%,并限制鉻鐵企業用電量。

      除了中鋼,鉻鐵巨頭Xstrata在南非的工廠也在2010年6月份關停6臺爐子,7月關停11臺,8月關9臺,減產幅度為16%。

      此外,美元貶值、不銹鋼市場景氣度下降,也是給ASA運營帶來負面影響的重要因素。前述知情人士稱,實際上,ASA的盈利基礎比較脆弱,雖然其2010年實現了賬面盈利,但其經營層面卻是虧損的。

      當然,相比中鋼可能失去的控制權,ASA自身出現的虧損,應該得到更多的理解。畢竟,礦業本身就是一個周期性行業,全球經濟環境對其影響巨大。不過,ASA此前冒險的擴張計劃,可能也給項目帶來更大的風險。在2008年金融危機中,全球礦業哀鴻遍野,連力拓這樣的行業巨頭也一度面臨財務危機被迫出售股權,而恰恰在此期間,ASA仍在大幅擴產。

      而高負債,也是中鋼計劃暫時關停ASA所有電爐的原因,直至今日,ASA仍在分期償還中國進出口銀行2.75億美元的貸款。

      如今,對中鋼而言,ASA依然是一項值得維持的資產,ASA的潛在價值也在業內得到公認。中鋼集團一位管理人士甚至認為,在中鋼目前所有的海外資產中,ASA質量最好,也最有價值。

      而如何保持對ASA控股權并改善其經營現狀,是擺在中鋼面前的難題。但目前,中鋼單憑一己之力,或已無法為ASA提供大規模資金,停產,乃是迫不得已的權宜之計。

      包銷模式的風險

      2007年,除了決定在ASA增加33億蘭特投資擴建鉻礦項目,中鋼還在當年的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期間,簽署了另一鉻礦收購協議--支付了約1.2億美元收購全球第二大爐料級鉻鐵生產商Samancor的Tubatse鉻礦和鉻鐵冶煉廠的50%股權。根據協議,雙方組建了中鋼-薩曼可鉻業有限公司(下稱“Tubatse”),該公司由Tweefontein鉻礦山和五臺爐料級鉻鐵爐組成,鉻鐵年產能28萬噸。

      在這筆交易中,中鋼與Samancor采取的是股權投資的合作方式,Tubatse管理層由董事會從南非當地招聘,負責Tubatse日常運營。

      但中鋼并沒有獲得Tubatse的產品包銷權。沒有包銷權,意味著中鋼無法自由支配該項目產出的產品。

      于是,為了控制Tubatse鉻鐵及鉻礦資源,中鋼找到了Samancor當時的控股股東——世界第二大鐵合金生產公司Kermas(南非科馬斯集團)。最終,中鋼“以一定代價”獲得了Tubatse鉻礦的包銷權,由中鋼澳門公司負責包銷Tubatse全部產品,但其中50%的產品須銷售給kermas,剩下50%銷售給中鋼爐料公司。

      現在看來,中鋼爭取Tubatse包銷權的做法是劃算的。因為,中鋼在Tubatse項目上不但收回了投資并獲得一定利潤,更重要的是,其還以相對比較低的低價控制了鉻礦資源。

      截至目前,Tubatse項目運營良好,2010年實現利潤2.5億元。然而,中鋼在Tubatse的優勢地位,正在受到挑戰。

      2010年初,急需資金的Kermas不顧與中鋼之間的包銷權協定,將其擁有的Samancor控股權轉讓給國際礦產資源公司(International Mineral Resources BV,下稱“IMR”),IMR也由此獲得了Tubatse的50%股權。

      對此,中鋼當然無能為力。因為中鋼與Kermas之間沒有直接股權關系,Kermas出售Samancor股權完全不需征求中鋼意見。

      而在Kermas“金蟬脫殼”之后,中鋼對Tubatse的包銷權,也隨時面臨變數。目前,Samancor的“新老板”IMR已提出反對意見,IMR反對的主要理由是,中鋼澳門公司的包銷價格低于市場價,IMR子公司Samchrome已提出,要參與競標采購Tubatse的產品,與中鋼競爭。

      目前,雖然Tubatse的產品銷售依然按原有銷售協議執行,但由于IMR的激烈反對,中鋼已經無法再獲得價格優惠,而必須依照季度定價購買Tubatse項目的產品。

      這就意味著,中鋼必須做出艱難抉擇——要么失去包銷權,要么再次“以一定代價”與IMR談判,重新獲取Tubatse項目的產品包銷權。但前述知情人士告訴本報記者,現在的中鋼,很難做出選擇。

    打印本頁】 【返回上頁】 【關閉窗口 
    關于我們誠聘英才站點地圖友情鏈接
    Copyright 2008 SCT All rights Reserved,廣西新思迪版權所有
    地址:中國廣西南寧市金湖路59號地王國際商會中心31層G座 郵編:530022 E-mail:sctcn@126.com
    電 話: 0086-771-5557099/5557299/5557399/5557599 傳真:0086-771-5557066 桂ICP備08100556號
    彩票app下载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