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60g0w"><strong id="60g0w"></strong></nav>
  • <menu id="60g0w"></menu><nav id="60g0w"></nav>
     
    首頁 公司簡介直屬企業公司新聞礦產品 治金設備 在線咨詢聯系我們OA system
     企業動態
     行業動態
     企業視頻
     行業知識
     
    服務熱線
    +86-771-5557099
            5557299
            5557399
            5557599
    服務郵箱
    sctcn@126.com
    首 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鋼鐵回暖只是“曇花一現”
    日期:2009/4/21 10:47:42   廣西新思迪投資貿易有限公司

        對寶鋼股份來說,同樣的春天,感受卻完全不一樣。 

    寶鋼股份2008年年報披露,利潤總額為86.75億元,比上年大幅下降55.07%。 

    除了年報業績與上年相比大幅下降外,更讓投資者關注的是,此前巨資從母公司寶鋼集團手中收購來的生產中厚板的羅涇項目也虧損2.4億元。 

    而在此前,寶鋼股份預計該項目在2010年能實現13億多利潤。而依目前來看,由于國內鋼鐵行業面臨數千萬噸產能過剩,寶鋼股份要實現這一設想困難不小。 

    遇金融危機 

    羅涇項目生不逢時 

    作為寶鋼股份近年來規模最大的一起資產收購,羅涇項目一直深受市場關注。 

    羅涇項目始建于2005年,相關資產產品主要定位船板、高強高韌容器板以及特殊專用板。2007年11月,羅涇項目COREX(熔融還原煉鐵)工藝爐投產,可年產鐵水150萬噸。2008年3月,一期工程150萬噸鋼和160萬噸中厚板建成投產。目前,羅涇項目二期工程正在進行中。 

    2008年上半年的鋼鐵市場正可謂如火如荼,鋼價節節攀升,各大鋼鐵企業笑逐顏開,紛紛上馬新的項目。 

    當年4月,寶鋼股份耗資142.8億元從集團手中將這只“金雞”攬了過來。根據其當時預期,我國中厚板表觀消費量將迅速增長,到2012年中厚板需求總量將由當時的4000余萬噸增加到近8000萬噸。因此,盡管寶鋼股份測算羅涇項目因在投產初期效益難以體現,當年將有一定虧損,但樂觀地預計隨著項目逐步達產,到2010年效益將明顯提升。 

    值得一提的是,羅涇項目引入的COREX(熔融還原煉鐵)工藝目前在世界上具有創新性。與傳統的長流程工藝相比,COREX工藝生產流程短,能大幅減少環境污染和節約資源。 

    但另一方面,這種工藝一是投資成本較高,據海通證券分析師劉彥奇測算,當時國內長流程噸鋼投資成本在5500元左右,按COREX爐煉鋼產能發揮后的160萬噸計算,則同等產能長流程總投資為90億元,加上新技術引進和建設的額外費用,也僅在100億元左右,明顯低于羅涇項目142.8億元的收購價;二是COREX工藝對鐵礦石、煤等原料要求比較高,使得運營成本本身相對較高。 

    不過,當時市場一片紅火,加上對前景的看好和樂觀預期,這樣的問題顯然是小問題。 

    然而,一場金融風暴讓整個市場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2008年下半年,鋼價劇烈下挫,整個鋼鐵市場短短數月內由酷暑步入了寒冬。 

    很快,金融危機對實體經濟的沖擊也凸顯了出來。2009年開始,國內外中厚板下游機械加工、造船等行業持續低迷,導致市場內需減弱,出口嚴重受阻。而在缺少需求支撐的情況下,市場疲軟運行。 

    對于被寄予重望的羅涇項目來說,這真可謂是“生于安樂,卻長于憂患! 

    下游市場供大于求 

    中厚板產品難賣 

    以羅涇項目主要定位產品之一船板為例,從眼下船舶行業的運行情況來看,船板供需存在嚴重矛盾。根據中國船舶業行業協會信息部的數據,預計2010年船舶最大理論需求為2000萬噸,而我國2008年造船用鋼產量已猛增至2014萬噸,并且今年還將有多家船板生產線投產。按照中國船舶業協會的預計情況,國內造船業受到國際航運市場不景氣的影響嚴重,2009年造船用鋼1330萬噸(其中船板1170萬噸),產能過剩約700萬噸。 

    “鋼廠生產多于市場需求,高端(產品)相對過剩地厲害,庫存很多,價格賣不上去,價格‘倒掛’品種很多!盡Y STEEL鋼鐵咨詢公司分析師張鐵山道。 

    而當市場低迷,鋼材產品價格上不去,成本的問題就愈加凸顯了出來。羅涇項目采用的COREX工藝對鐵礦石、煤等原料要求比較高,使得運營成本與傳統的長流程工藝相比要高不少。 

    “煉鐵熔融成本比較高,F在寶鋼的高爐煉鐵能力是比較強的,因此把羅徑項目用的新技術煉鐵高爐關掉就行了,成本很快就能下降一千塊錢!4月15日,一位寶鋼集團內部人士道。 

    引入了卻可能因用不起而不用,這讓這一耗資不小,原本頗具領先性的工藝眼下頗處境尷尬。 

    此外,在2007年底收購羅涇項目相關資產的公告中,寶鋼股份稱,2008-2009年為羅涇項目投產和爬坡期,2010年達產。羅涇項目達產后,寶鋼股份的寬厚板產能將達到340萬噸。 

    而根據寶鋼股份2008年年報,當年公司寬厚板產品銷售量為171.0萬噸,其中造船板銷售量為90.6萬噸(含出口貿易)。因此大概可以推算出,到2010年,寶鋼股份寬厚板產品銷售量只有增長近兩倍,產能才不會出現大量閑置。 

    同時,上述公告中還給出了羅涇項目的盈利預測,預計其2010年達產后凈利潤將達132,448萬元。 

    那么眼下這個盈利目標還有可能按原計劃實現嗎? 

    “這肯定不可能了!4月20日,國泰君安鋼鐵行業分析師崔婧怡道:“(羅涇項目)2008年還是虧錢的,2009年也就是做到盈虧平衡,至于2010年現在非常難說! 

    鋼鐵回暖只是曇花一現 

    行業可能再次面臨限產保價 

    事實上,對于寶鋼股份羅涇項目,不少市場人士都表示寶鋼中厚板產品在市場上競爭力比較強,并肯定了其良好的長遠發展前景。 

    張鐵山指出,以船板為例,雖因近期造船業不景氣導致需求下降,但經濟恢復后,市場對船板的需求仍然很大。同時,國家要儲備石油,因此對高強度容器板需求量也較大。 

    問題是,“遠景”還有多遠? 

    “2010年別說羅涇項目,整個鋼鐵行業現在都不知道會怎樣!贝捩衡。 

    從某種意義上說,羅涇項目的命運正是寶鋼股份如今面臨境況的一個縮影。 

    新年伊始,國務院陸續公布船舶、汽車、機械制造等行業振興規劃細則,下游行業的復蘇顯然有利于鋼鐵市場需求的重新啟動。同一時間,寶鋼股份也先后全面上調2、3月份各品種鋼材價格。 

    “房地產業有所回暖,汽車業也開始好轉!4月15日,MY STEEL分析師張鐵山表示。 

    “應該說需求在復蘇!鼻笆鰧氫撊耸勘硎,“所以寶鋼二月份、三月份價格在上調!睂τ谑欠駨吞K,這位寶鋼人士并不堅決。 

    相關資料表明,所謂鋼鐵行業復蘇只是曇花一現,不久后寶鋼就宣布鋼價下調。 

    2009年3月初,寶鋼股份宣布4月再度下調部分鋼價,幅度在200-300元/噸。4月1日,寶鋼公布5月份的最新價格政策,寶鋼將繼續在四月份的基礎上下調各品種鋼材出廠價格,幅度在200-500元/噸(稅前)。 

    “為什么五月份價格要下調?因為現在中國的產能已經超過了六個億,前期大家都在限產保價,現在一看需求上來了,就又把前期停掉的高爐開起來了!鼻笆鰧氫撊耸康。 

    上海一位鋼鐵貿易商也指道,鋼鐵行業回暖只是曾經的樂觀看法!斑@是當時鋼廠盲目擴張以及市場的誤判。二三月份大家以為會繼續回暖,事實上是錯誤的,目前大家已經吃到苦果了! 

    上述寶鋼人士透露,根據其所了解的信息,截止三月下旬,各大鋼鐵公司的生產能力已經恢復到了5.1億噸左右,這意味著中國的鋼鐵企業有可能在2009年生產同樣數目的鋼鐵。而去年全年在總體形勢還可以的情況下鋼鐵行業產量才4.9億噸的鋼鐵產量,而今年國內的鋼鐵需求量則也僅為4.3億噸。由此,國內鋼鐵行業已出現產能過剩。 

    內需依舊疲軟,外需更是“難以指望“,往年中國超過20%以上的鋼材用于出口,然而金融風暴之下,出口量大幅下挫,從三月份的海關統計數據來看,鋼材出口量比去年同期下降了59.76%,而短期內元氣也難以恢復。 

    上述寶鋼人士憂心忡忡地講道,到了三月下旬四月初又有新開動的高爐,這樣下去產能就又要到六億噸,進一步加大產能過剩,所以鋼價只有跟著下跌,“因而按照這個形勢,五月份可能鋼廠又要限產保價了! 
    打印本頁】 【返回上頁】 【關閉窗口 
    關于我們誠聘英才站點地圖友情鏈接
    Copyright 2008 SCT All rights Reserved,廣西新思迪版權所有
    地址:中國廣西南寧市金湖路59號地王國際商會中心31層G座 郵編:530022 E-mail:sctcn@126.com
    電 話: 0086-771-5557099/5557299/5557399/5557599 傳真:0086-771-5557066 桂ICP備08100556號
    彩票app下载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